财经新闻

强势美元秋风疾行 亚洲多国外储告急

2022-9-15 15:34:47

2022年09月15日 00:11 21世纪经济报道


当前全球金融市场面临三大风险,分别是美国高通胀风险,欧洲能源供应风险与亚洲货币贬值风险。


在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与美元迭创新高的冲击下,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悄然“吃紧”。


渣打银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除中国之外的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一项关键外汇储备指标(一个国家可以用外汇储备为进口提供资金的月数)降至7个月,创下2008年次贷危机以来的最低值。


但在今年初,这个数值仍达到10个月,2020年8月则曾创下16个月的最高值。


在多位华尔街基金经理看来,今年以来除中国之外的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快速减少,主要是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一是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导致亚洲货币利差优势大幅收窄,导致大量资本从亚洲回流美国;二是为了遏制美元大幅上涨所造成的本国货币剧烈贬值压力,泰国、印度、马来西亚等亚洲新兴市场国家每月都在消耗外汇储备干预汇市“稳定本国货币汇率”;三是美元指数(109.7320, 0.0889, 0.08%)大涨导致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里的非美资产折算成美元后金额大降,拖累外汇储备估值下降。


东方证券经济学家邵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尤其在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情况下,2年期美债收益率已逼近3%,令大量套利资金从亚洲回流美债市场博取短期稳健高回报,加速了亚洲新兴市场外汇储备缩水速度。


渣打银行驻新加坡的外汇研究主管Divya Devesh认为,随着亚洲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持续缩水,未来这些国家央行为稳定本国货币汇率所进行的外汇干预可能更加有限。


邵宇向记者表示,在外汇储备吃紧且加息力度不如美联储的情况下,目前亚洲很多国家的确挺难再通过汇市干预稳定本国货币汇率。


“一个相对可行的办法是阶段性资本管制,即不允许短期套利资本出境。”他指出,另一个办法就是亚洲新兴市场国家默许本国货币大幅下跌至底部区间,但可能会造成更严峻的金融市场稳定性风险与资本流出压力。


记者获悉,越来越多亚洲国家已经采取口头警告方式“吓退”投机沽空资本。比如日本央行高层近期多次口头警告“对日元突然波动感到担忧”,印度央行行长则指出他们每天都在监控外汇市场,韩国央行也表示将积极采取措施稳定韩元汇率。


“但是,全球投机沽空资本已经意识到亚洲国家外汇储备缩水所带来的干预汇市能力减弱,更有底气借助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推高美元指数,达到沽空亚洲货币获利的目的。”一位外汇经纪商向记者指出。


东吴证券首席策略官陈李向记者表示,当前全球金融市场面临三大风险,分别是美国高通胀风险,欧洲能源供应风险与亚洲货币贬值风险。


“目前,亚洲主流货币日元、韩币兑美元汇率均出现大幅贬值,不知道东南亚货币能扛多久。”他说。


亚洲国家外汇储备招架不住


通联数据Datayes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印度、泰国、韩国、印尼与马来西亚的外汇储备规模分别减少约810亿美元、320亿美元、270亿美元、130亿美元与90亿美元。


瑞穗银行经济战略主管Vishnu Varathan表示,就亚洲国家外汇储备缩水速度而言,目前泰国、菲律宾、印度、印尼都令人感到担忧。


值得注意的是,泰国、马来西亚与印度分别是年内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力度最大的国家之一。


记者多方了解到,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亚洲国家外汇储备之所以出现快速缩水,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每月都动用数十亿美元干预汇市稳定本国货币汇率。毕竟,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众多亚洲新兴经济国家央行一直都在积累大量外汇储备,用于保护本国货币汇率免遭美元大幅升值的冲击。


但是,在今年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与美元迭创新高的双重施压下,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有点“招架不住”。


韩国央行此前表示,尽管8月外汇储备经营收益和金融机构外汇预收款增加,但由于当月美元升值2.3%令其他货币资产折算成美元后的金额减少,导致当月外汇储备仍然缩水21.8亿美元。


在上述外汇经纪商看来,随着亚洲国家外汇储备持续缩水,越来越多投资机构都意识到亚洲国家稳汇率的能力悄然下降,尤其是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飙涨令部分亚洲国家连续出现外贸赤字,导致外汇储备进一步消耗以填补外贸收支缺口。


“这导致近期越来越多全球投机资本纷纷重返外汇市场无差别地沽空亚洲货币。因为他们笃定在9月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令美元指数迭创新高的情况下,亚洲国家更难持续动用外汇储备稳定本国货币汇率。”他表示,甚至部分海外投机资本认为欧美国家经济衰退或令亚洲国家启动货币竞争性贬值以争夺存量外贸市场,令他们的沽空亚洲货币策略获取更高回报。


东吴证券首席策略官陈李指出,尽管亚洲货币汇率贬值幅度各有不同,但出口数据基本一致。除了个别产品,亚洲地区出口属于产业链合作而不是竞争,决定了亚洲货币汇率之间没有特别强烈的竞争关系。


Divya Devesh认为,若亚洲国家出口面临压力,这些国家央行汇率干预策略可能会发生变化——从抛售美元转向买入美元,因为它们的货币政策重点可能从遏制输入性通胀,转向努力提高本国商品出口竞争力。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亚洲国家外汇储备吃紧,投机资本对亚洲货币的沽空力度仍可能进一步加大。”前述外汇经纪商向记者指出。


稳汇率的新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在外汇储备吃紧与加息力度不如美联储的情况下,越来越多亚洲国家央行只能通过口头警告“吓退”投机沽空资本。


近期,日本、韩国与印度央行高层先后向市场传递明确信号——它们不会对本国货币持续贬值“坐视不管”。


“但是,所谓的口头警告收效甚微。”上述外汇经纪商表示。截至9月14日19时,在美元指数持续上涨的情况下,日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143.28,离过去20年以来最低值144.99仅有一步之遥;韩元兑美元汇率则一度创下过去20年以来的最低点1395.7。


邵宇向记者指出,在美元持续迭创新高的情况下,亚洲国家光靠口头警告“稳汇率”是不够的。因为市场已注意到外汇储备缩水正令不少亚洲国家缺乏足够强大的干预汇市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部分亚洲国家只能再度使用阶段性资本管制举措,遏制资本持续流出令本国货币汇率跌势扩大。”他认为。


9月14日,市场突然传闻在日元兑美元跌破144整数关口后,日本央行开启了汇率审查,即要求日本商业银行向央行提供外汇交易的细节资料。此举被市场视为日本央行可能直接入市干预拉涨日元的“前兆”。


但是,这未必会吓退投机沽空资本。


一位近期参与沽空亚洲货币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即使亚洲国家采取新的资本管制或直接入市干预措施,也未必能改变亚洲货币兑美元持续下跌的趋势。究其原因,一是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令美元保持强势上涨,对亚洲货币构成更大的下跌压力,二是欧美经济衰退风险加大令亚洲出口景气度下降,不利于亚洲出口型货币汇率稳定,三是亚洲国家加息力度不如美联储,令亚洲货币的利差优势持续被压缩,迫使越来越多套利资本开始从亚洲回流美国。


他表示,目前参与沽空亚洲货币的对冲基金正密切关注资本重返新兴市场的具体动向——在8月270亿美元全球资本重返新兴市场前,新兴市场已遭遇连续5个月的资本流出,恰恰在这段时间,很多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缩水速度特别快,吸引不少资本大胆沽空亚洲货币套利。


邵宇向记者指出,考虑到强势美元可能贯穿整个美联储加息周期,对亚洲国家而言,如何稳定本国货币汇率稳定仍是艰巨且中长期的挑战。


(作者:陈植 编辑:林虹)


转自新浪财经

返回
电话咨询

0755-25685123

关注微信订阅号

关注微信服务号